◈ 第8章

第9章

  只見一群太監湧入寢宮,恭敬站成兩排。
  一個老太監攙扶着一個身穿龍袍,面容蒼老的男子走進來。
  林婉兒俏臉一怔,沒想到皇上會突然駕到。
  她很快反應過來,帶着宮女太監跪下行禮:「皇上吉祥。」
  眼前身穿龍袍的男子,正是大夏王朝第四個皇帝,李正德。
  李正德緩緩走來,看見林婉兒也在這裡,不由得疑惑問道:「熹貴妃,你怎麼會在皇后寢宮?」
  林婉兒微笑道:「回皇上的話,臣妾聽聞姐姐身體抱恙,特意帶太醫過來看望。」
  陳宇聽到林婉兒的話,心中暗暗嘖嘖稱奇,果然是個宮廷老狐狸,當眾撒謊居然臉不紅心不跳。
  李正德十分滿意:「愛妃有此善心,朕心甚悅,不像那些士大夫,一天到晚只會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令朕煩不勝煩。」
  陳宇注意到李正德說話中氣不足,身子微微發顫。
  這是典型的腎虛症,難道說皇宮裡的太醫那麼多,就沒人瞧得出來?
  建寧公主見到父皇到來,猛撲到皇帝懷裡,大聲喊道:「父皇,有人要害母后!」
  陳宇聞言,腦袋都要炸了,這要是皇帝知道他的所作所為,豈不是要完蛋?
  幸虧李正德對女兒極為了解,摸了摸她的秀髮,笑吟吟道:「寶貝女兒,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毛毛躁躁的脾氣呢?皇宮裡怎麼會有人敢謀害你母后?」
  建寧公主撇嘴道:「就有人想謀害母后!」
  李正德微微一笑:「此人是誰?」
  林婉兒突然接口:「皇上,建寧公主說的正是臣妾。」
  現場的太監跟宮女一愣,一個個大汗淋漓,瑟瑟發抖。
  這熹貴妃是腦子抽風了嗎?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唯獨陳宇一眼就看穿熹貴妃的用意。
  這一招以進為退太低級了,後宮劇里經常能見到,算不上驚艷。
  「愛妃,你這話是何意?」李正德面色一沉。
  「回皇上,事情是這樣的,臣妾身邊有一名小太監叫陳宇,出身醫藥世家,精通藥理,醫術高超,當臣妾得知姐姐身體抱恙之後,就帶小宇子過來看望姐姐。」
  「按照宮中規矩,只有太醫才能診斷治病,而小宇子卻是太監,因此公主撞見之後,就疑心臣妾要謀害姐姐。」
  「臣妾擅用太監治病,壞了宮中規矩,請皇上責罰。」
  林婉兒跪在地上,恭恭敬敬把事情掐頭去尾說了一遍,說到動情之處,眼眸中閃着淚光,看起來楚楚可憐。
  李正德聽了頻頻點頭:「你是一片善心,朕赦你無罪,起來吧。」
  說完,李正德親自上前,把林婉兒扶起來。
  陳宇被林婉兒的高超演技所折服,要不是他知道林婉兒的為人,肯定也上當受騙了。
  難怪林婉兒能成為李正德的寵妃之一,這演技真是杠杠的。
  「建寧,你還不快給熹貴妃道歉?」李正德轉身斥責道。
  「哼,我才不給狐狸精道歉!」建寧公主撇嘴道。
  李正德微微嘆氣:「你這孩子,何時才能長大啊,愛妃,建寧這丫頭從小就刁蠻任性慣了,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臣妾不敢。」林婉兒淚眼婆娑道,猶如楚楚可憐的小貓。
  「走,隨朕去看望皇后。」李正德牽着林婉兒的玉手,走向鳳榻。
  陳宇見狀,突然暗叫不好,萬一讓皇上看出來皇后被人非禮過,豈不是要腦袋搬家?!
  李正德走到鳳榻前,當他看到皇后的蒼白臉色,不由得大吃一驚。
  「皇后,朕來看你了。」李正德俯身下來,握着皇后冰冷的手。
  皇后周燕非常感動,掙扎要起身說話,卻無法動彈。
  「林太醫,皇后得了什麼病?!」李正德轉身問道,語氣帶着一絲憤怒。
  「回皇上的話,皇后娘娘感染了風寒……」林妙手支支吾吾。
  「混賬東西,皇后連話都說不了了,你竟然說是風寒?」李正德冷冷道。
  「回稟皇上,皇后娘娘原本就感染風寒,剛才……又在後花園着涼,所以才會病情加重,說不出話。」林妙手滿頭大汗解釋道。
  「林妙手,你可知欺君會有什麼下場?」李正德冷哼一聲。
  「皇上,老臣句句屬實,如有半句假話,甘願受死!」林妙手咬牙。
  陳宇聽了不由得後脊發涼,這老頭真夠狠的,竟然跟皇帝賭命!
  「來人,傳李御醫!」李正德見林妙手神色有異,馬上揮手道。
  李御醫大名李如山,為人剛正不阿,醫術高超,深得皇上的信任。
  林婉兒聽到這話,不由得身子一顫,她能威脅林妙手,但是威脅不了李如山!
  如果李如山來到現場,她的謊言就會被拆穿。
  陳宇也是急得滿頭大汗,林婉兒陰謀敗露,他作為林婉兒的親信,肯定也免不了一死!
  就在林婉兒即將開口說話的時候,鳳榻上的皇后周燕突然艱難開口:「皇……皇上。」
  「皇后,你身子虛弱,等李御醫來了再說。」李正德握着皇后的手。
  「臣妾……臣妾已經沒事了,不用叫李御醫過……過來。」皇后周燕艱難開口。
  「那怎麼行?萬一林妙手診斷有誤,豈不是害了你。」李正德皺眉道。
  「臣妾多謝皇上關心,但……但臣妾真的沒事了,還望皇上收回成命。」皇后周燕艱難開口。
  李正德見皇后態度堅決,只好讓太監去傳話,讓李御醫不用過來了。
  林婉兒,林妙手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站在一旁的陳宇也是鬆了一口氣。
  幸虧李御醫沒過來,不然事情一旦敗露,他們三個就要團滅了。
  陳宇心中很好奇,皇后明知道這件事是熹貴妃乾的,她為什麼要阻止李御醫過來?
  不過,陳宇轉念一想,很快明白皇后的用意。
  她並不是善心大發,而是不想讓皇上知道自己吃了**,這對她而言是天大的恥辱,有損皇家尊嚴。
  就在大家以為沒事的時候,李正德目光一掃,突然看見皇后的衣服被撕破了!
  「皇后,你的衣物怎麼破了?是何人撕碎的?」李正德一臉疑惑問道。
  卧了個槽!
  陳宇聞言,頓時心臟又提到嗓子眼,同時心中無比懊悔。
  剛才應該溫柔一些才對,怎麼自己就非要暴力對待皇后?!
  林婉兒不由得怒瞪陳宇一眼,這死太監辦事不力,待會必須把他推出去頂罪!
  就在此時,建寧公主突然大聲喊道:「父皇,我想起來了!剛才我進來的時候,寢宮只有母后跟熹貴妃手下的一個太監,一定是他侵犯了母后!」
  說完,建寧公主伸手指着陳宇,一時間寢宮裡無數道目光齊刷刷射向陳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