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皇后周燕雖然藥效發作,但是還殘存一絲理智,她看見太監爬上床,頓時驚悚不已。
  讓她更加驚悚的是,這太監的根竟然立了起來,正在戳着自己的玉體!
  這是個假太監?!
  熹貴妃,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宮中偷偷養男人?!
  待我稟告皇上,一定要把你滿門抄斬!
  「唔唔……」
  周燕的思緒戛然而止,因為陳宇突然一把扯掉她的下身紫袍。
  頓時滿眼春色盡收眼底,陳宇看見雪白大長腿併攏在一起,中間還有一抹風景。
  陳宇舔了舔嘴唇,肆無忌憚撫摸皇后的雪白長腿。
  這讓皇后周燕感受到屈辱和興奮不斷湧來,呼吸變得無比急促。
  她雖然是皇后,平時端正秀麗,母儀天下,但她也是個女人。
  只要是女人,就有**,就有需求,何況現在又被下了葯,縱然意志力再堅定的人,也會變成**。
  周燕迷失在**之中,竟然伴隨着陳宇的雙手按摩節奏,發出輕盈呢喃聲。
  陳宇看見皇后臉上的紅暈,頓時詫異不已,這皇后的反應怎麼跟熹貴妃一樣?
  難道說當今皇上那方面不行?
  如果是這樣,那就讓他來幫皇上寵幸後宮好了。
  「阿彌陀佛,我是在解救後宮妃子的苦悶,乃是功德無量的事。」陳宇暗想,心中的愧疚立馬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迅速扯掉皇后周燕的肚兜,頓時露出雪白雲團,這讓他的血液當場沸騰起來,渾身彷彿都要爆炸了!
  無影見到如此香艷的場景,臉頰不由得生出紅暈。
  她平時除了練功跟保護貴妃之外,幾乎沒有私人時間,所以長那麼大,也沒有談過戀愛,更別提男歡女愛了。
  她強行轉過頭,不去看鳳榻上的場景,可是她的好奇心卻越來越重,一直想瞧瞧男女之間是如何那個的。
  陳宇沒有客氣,把皇后剝光,正要提槍上馬的時候,寢宮外面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
  「你們膽子不小啊,敢擋我的路?!」只聽見一個刁蠻的聲音傳來。
  聽這個聲音,好像有人想闖入寢宮!陳宇心頭一震,嚇得二弟當場就回家了。
  無影反應過來,迅速把宮女拖到床底下,同同臉色一冷,低聲呵斥道:「還不快點穿衣服滾下來。」
  陳宇這才反應過來,趕忙麻利穿上衣服,又手忙腳亂把皇后的衣服穿回去。
  隨後他坐在床邊,裝模作樣給皇后把脈。
  也就在此時,房門被人推開。
  一個刁蠻任性的聲音傳來:「本公主倒要看看,你們在這裡搞什麼鬼!」
  公主?
  陳宇不由得一愣,據說當今皇上沒有男丁,只有一個年幼的公主,尊號為建寧公主。
  建寧公主從小就飛揚跋扈,經常在宮中惹是生非,太監跟宮女都很怕她。
  建寧公主衝進寢宮,環視一眼,立刻察覺到不對勁。
  她衝過來,戳指呵斥道:「你一個死太監給我母后把什麼脈?你不知道這是褻瀆之罪嗎?來人,把這太監拖出去砍了喂狗!」
  陳宇暗暗叫苦,老子也沒招惹你,怎麼一來就要砍我?
  林婉兒見狀,快步走進來解釋道:「公主,小宇子是在給皇后娘娘治病,砍不得。」
  「給母后治病?你這個狐狸精有那麼好心嗎?」
  建寧公主撇了撇嘴,走到鳳榻前一腳踹翻陳宇。
  「死太監,我母后到底得了什麼病,你要是說假話,本公主現在就誅你九族!」
  陳宇嚇得冷汗直冒,趕忙跪在地上:「回公主的話,奴才剛給皇后娘娘把脈,她感染了……風寒。」
  「風寒?此話當真?」
  「奴才以性命擔保,絕無虛言!」
  「哼,你一個死太監會看什麼病?來人,叫林御醫過來。」
  「是,公主。」
  ……
  片刻後,一個灰衣老者提着藥箱急匆匆進入寢宮,他就是御醫,林妙手。
  林妙手進入寢宮後,磕頭請安。
  「林御醫,你快給我母后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建寧公主迫不及待道。
  「是,公主。」林妙手馬上走到鳳榻前,為皇后娘娘把脈。
  陳宇跪在一旁,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要是林御醫診斷的病情跟他不一樣,豈不是完蛋了?
  林妙手開始把脈,不一會兒臉上露出詫異的神色。
  「林御醫,剛才小宇子說皇后娘娘感染了風寒,你可要把准一些。」林婉兒見狀,冷聲提醒道。
  「是是是……」林妙手身子一顫,唯唯諾諾道。
  「林御醫,母后到底得了什麼病?你快告訴我。」建寧公主催問。
  「回公主殿下的話,皇后娘娘只是偶感風寒,沒什麼大礙,休養幾天就沒事了。」林妙手撫了撫鬍鬚道。
  「我母后真的感染了風寒?林妙手,你要是診斷造假,我絕不饒你!」建寧公主威脅道。
  「奴才不敢……」林妙手嚇得老臉慘白,急忙跪在地上。
  「你這狐狸精還在這裡幹什麼?」建寧公主瞥了林婉兒一眼,一臉不善道。
  「小宇子,跟本宮回去。」林婉兒臉色凝重揮手道。
  「奴才遵命。」陳宇恨不得早點離開這裡,急忙跑到林婉兒身後。
  「貴妃娘娘擺駕回宮!」太監高力尖聲叫道。
  「等等!」建寧公主忽然喊道。
  「公主,你還有何事?」林婉兒面色冰冷問道。
  「你要走可以,但是必須把這個小太監留下來!」建寧公主指着陳宇。
  陳宇一怔,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這個刁蠻公主看上他了?
  「小宇子是本宮的人,他不能留下來。」林婉兒皺眉道。
  她不能留下陳宇,否則萬一消息走漏,她的位置就保不住了。
  「哼,你要是把他帶走,我就去告訴父皇,說你暗害母后!」建寧公主撇嘴叫道。
  陳宇聽了十分無語,這丫頭除了告狀還會什麼?
  林婉兒冷冷一笑:「你想說便說。」說完,轉身離開。
  陳宇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在林婉兒身後。
  「氣死我了,你這狐狸精,竟敢不給我面子!」建寧公主氣得跺腳。
  一行人還沒走出寢宮,突然外面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皇上駕到!」
  聽到這話,陳宇心頭一沉,他先後調戲了貴妃跟皇后,要是被皇上發現,豈不是會死得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