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就在陳宇即將得逞的時候,熹貴妃急中生智,膝蓋一頂,正好命中陳宇的小腹。
  陳宇疼得滿頭大汗,立起身子,但雙手仍然猶如大鉗子一般牢牢抓住熹貴妃的玉臂。
  陳宇心中一陣後怕,幸虧剛才熹貴妃沒頂中二弟,要不然就斷子絕孫了。
  「狗奴才,你快滾下去!只要你滾下去,本宮可以饒你不死!」熹貴妃急忙呵斥道。
  她已經被對方壓住,萬一這奴才狗急跳牆,真的強行上弓,她的清白之身豈不是沒了?!
  倘若是這樣的話,將來如何向皇上交代?又拿什麼跟皇后爭寵?!
  正因為如此,熹貴妃的口氣才會軟下來。
  「他媽的,老子讓你反抗!」疼痛激發陳宇的獸性,他變得更加瘋狂了!
  他現在已經失去理智,何況,再過幾分鐘他就要死了!
  為什麼不在臨死之前爽一把?!哪怕只是一分鐘也好啊。
  可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一聲怒斥:「大膽太監,竟然對娘娘無禮!」
  話音剛落,陳宇被人踢翻在地上。
  隨後,一把凌冽的長劍呼嘯而出,頂着陳宇的咽喉!
  陳宇心頭一震,轉頭一看,見到一名黑衣女子。
  女子留着雲鬢,雖然面容姣好,但是卻陰冷得可怕。
  尤其是那一雙眸子,簡直像是死神的眼睛!
  「敢羞辱娘娘,按律當斬!」黑衣女子喝道,揮起長劍,想斬斷陳宇的腦袋。
  陳宇沒有求饒,而是慷慨赴死。
  黑衣女子見狀,不由得詫異不已。
  自從入宮後,她殺過不少太監宮女。
  這些人在沒死之前,都會搖尾乞憐,猶如喪家之犬。
  但是,陳宇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真是奇男子!
  「無影,劍下留人!」就在劍光將要落在陳宇身上的時候,熹貴妃的聲音忽然響起。
  「是,娘娘。」關鍵時刻,無影抽回長劍。
  陳宇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冷汗直冒。
  要是熹貴妃說話再晚一秒鐘,他的腦袋就滾落地上了!
  陳宇定了定神,看向鳳榻上的熹貴妃。
  這個女人不是很喜歡殺人嗎?她為什麼要讓無影手下留情?
  「死奴才,快說,是不是皇后周燕派你來的?」
  「她百般羞辱我,我都忍了,現在竟然派人來玷污我,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宮一定不會讓她好過的!」
  熹貴妃咬牙切齒吼道。
  她憤怒的樣子,跟剛才的美人形象判若兩人,如同母夜叉一般,美感全無。
  「娘娘,我不是皇后派來的,你要殺就殺,不用說那麼多廢話。」陳宇冷冷說道。
  反正他已經死過一次了,沒有什麼好怕的。
  熹貴妃聞言,不由得皺眉。
  這奴才口口聲聲說不是皇后派來的,難道當真是個意外?
  「娘娘,不必跟他多費唇舌,讓我一劍殺了他吧。」無影沉聲說道。
  陳宇看向無影,玩味一笑:「美人,你長得那麼俊俏,卻開口閉口殺人,真是可惜了你這張臉。」
  「你……你說什麼?!」無影嗔怒。
  她從小就被培養成劍客,多年來,從來沒有跟男人接觸過,也沒有人敢這樣調戲她。
  「我說的不是事實嗎?像你這樣漂亮的小妞,就應該在家裡相夫教子,出來當殺手真的太浪費了。」陳宇笑了笑。
  「你這個淫賊,我要殺了你!」無影大怒。
  「且慢,無影,此人殺不得。」熹貴妃突然揮手說道。
  「娘娘這是何意?」無影看向熹貴妃。
  熹貴妃沒有回答,而是看向陳宇,開口說道:「我問你,你想不想活命?」
  陳宇詫異不已,剛才熹貴妃還喊着要殺他,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難道是良心發現了?
  陳宇立刻打蛇隨棍上,換上一副嬉笑嘴臉,說道:「多謝娘娘不殺之恩,娘娘的恩情,奴才萬死難以報答萬一。」
  熹貴妃一愣,這奴才剛才還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現在居然就轉變態度了,簡直就是變色龍!
  「你想活命,就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熹貴妃低聲說道。
  「娘娘,別說是一個條件,就算一百個,我也答應你。」陳宇連忙說道。
  「你幫我潛入坤寧宮,監視皇后周燕的一舉一動,隨時向本宮彙報。」熹貴妃壓低聲音說道。
  陳宇吃了一驚,他沒想到,熹貴妃居然讓他去當間諜!
  穿越之前,陳宇沒少看後宮劇,他知道皇后都不是省油的燈,一旦被發現,他肯定會死得很慘!
  「怎麼,你不肯答應?無影,送他上路。」熹貴妃冷聲說道。
  「別……別啊,奴才去就是了。」陳宇看見無影走來,立刻咬牙說道。
  雖然當卧底是十死無生的事,但是也好過現在就死!
  「本宮會找機會,把你安排進坤寧宮,如果你敢背叛本宮,本宮會誅你九族!」熹貴妃冷冷說道。
  「奴才遵命。」陳宇趴在地上磕頭說道。
  「滾出去吧。」熹貴妃擺手說道。
  「是,奴才告退了。」陳宇說完,低着頭離開。
  走到寢宮外面,他才發現,自己的衣服都濕透了!
  「娘娘,你為何不殺了那小賊?」寢宮內,無影疑惑問道。
  「此人對我大有用處,你想,如果皇后被人揭發,在坤寧宮養了個小白臉,皇上會怎麼處置她?」熹貴妃陰森一笑,笑聲讓人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