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是,娘娘。」
  魏總管不敢多說,讓宮女把陳宇送進寢宮,自己帶人在外面等候。
  「你剛才說我有病,那是什麼病?如果你說對了,放你一條生路,如果你說錯了,我會誅你九族!」
  熹貴妃坐在鳳榻上,一雙凌厲的鳳眼盯着陳宇。
  「娘娘,你月事不調,小腹脹痛,以奴才診斷,是得了宮寒病,如不儘快醫治,只怕……」陳宇急忙說道。
  「只怕什麼?」熹貴妃皺眉問道。
  「只怕以後會患上不孕之症。」陳宇胡扯說道。
  轟!
  他的話,猶如驚雷一般,在熹貴妃的腦袋炸開。
  作為皇上的妃子,她自然希望儘快懷上龍種,好母憑子貴,爭奪皇后之位。
  但陳宇卻說她有宮寒症,今後無法懷孕。
  倘若是真的,自己以後的日子豈不是會很難過?
  搞不好還會被皇上打入冷宮……
  「你既然知道我得了宮寒症,可有辦法醫治?」熹貴妃低聲問道。
  陳宇聽了,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熹貴妃這句話。
  所謂的不孕是他嚇唬熹貴妃的,其實根本沒那麼嚴重。
  「奴才出身醫藥世家,可以治療此症。」陳宇立刻說道。
  「此話當真?」熹貴妃冷聲問道。
  「奴才不敢欺瞞娘娘。」陳宇急忙說道。
  「很好,本宮給你一個機會,過來吧!」熹貴妃點頭說道。
  陳宇走到床邊,看着熹貴妃的誘人身姿,心中尋思下一步策略。
  「娘娘,治療宮寒,需要用到特殊手法,希望娘娘莫責怪奴才無禮。」陳宇惶恐說道。
  「本宮恕你無罪。」熹貴妃沉吟說道。
  讓一個男人觸碰身體,本是宮中大忌,但是小宇子是太監,自然無傷大雅。
  「是,娘娘。」陳宇猛吸一口氣。
  他伸出雙手,按壓在熹貴妃的雪白平坦小腹上。
  熹貴妃感到一陣暖意在小腹流淌開來,頓時俏臉出現一抹緋紅。
  「你在幹什麼?」熹貴妃質問。
  她這個部位非常敏感,從來沒有讓人觸碰過。
  但是今日,卻讓一個太監觸碰了。
  「娘娘,我這是華佗按壓穴位療法,可以疏通您體內被堵塞的經絡。」陳宇一本正經說道。
  熹貴妃微微點頭,不再說話,既然是治療手法,她只能忍着點。
  陳宇繼續按壓,他的手不知不覺,往上滑動。
  突然間,熹貴妃大叫一聲,鳳眼怒瞪着陳宇,正要開口喊人。
  「娘娘,你的小腹是否感覺舒服了很多?」陳宇卻忽然問道。
  熹貴妃見陳宇一臉淡定,深呼吸一口氣,果然感覺到小腹的脹痛感消失了!
  「不錯,我的小腹果然不疼了,你叫什麼名字?」熹貴妃雙眼放光說道。
  宮寒折磨她快一年了,每次發作,都讓她痛不欲生。
  萬萬沒想到,現在居然讓一個小太監給搞定了!
  「回娘娘的話,奴才叫小宇子,前些日子剛進宮。」陳宇老實說道。
  「很好,只要你治好宮寒,本宮賞你一千兩銀子!」熹貴妃微笑點頭。
  「謝娘娘!」陳宇大喜過望,這下小命終於保住了!
  陳宇繼續給熹貴妃按摩,他的手法非常高明。
  熹貴妃本就是處子之身,怎能經得起這種手法?
  不一會兒,熹貴妃發出輕聲呢喃,玉體橫陳,燥熱難耐,不斷扭動掙扎着。
  陳宇看得也是**焚身。
  「唔唔唔……」
  熹貴妃扭動身子,突然間伸手一抓,竟然抓住像鐵棒一樣火熱的東西!
  「這是什麼?!」
  下一刻,熹貴妃猛然清醒過來,下意識要喊人。
  陳宇情急之下,直接附身用嘴巴堵住熹貴妃的紅唇!
  二人四目相對,熹貴妃無比震驚,萬萬沒想到,這小太監竟敢非禮自己!
  陳宇心頭一沉,心想這次真的完蛋了!
  外面全是人,要是熹貴妃叫喚起來,他就死定了!
  畢竟他是帶着根的太監,這可是誅九族的罪過!
  既然要死了,他索性豁出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他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扯掉自己的褲子,準備霸王硬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