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侵犯皇后?眾人都覺得這件事很搞笑,一個低級太監,哪來的膽子?
  何況,他就算有這個膽子,他也侵犯不了皇后,畢竟入宮的太監,都是凈過身子的。
  陳宇嚇得汗流浹背,差點當場尿褲子,他想衝出去,可是轉頭一看,外面站着一群大內侍衛,他又打消了念頭。
  「把他拖出去,砍了!」李正德臉色一沉,指着陳宇。
  「是,皇上!」兩名大內侍衛衝進來,架着陳宇往外走。
  「皇上饒命,奴才冤枉啊……」陳宇放聲大叫。
  「皇上,小宇子是臣妾的人,他精通藥理,方才確實在給皇后娘娘看病。」林婉兒跪在地上哀求。
  這倒不是她心地善良,力保陳宇不死,而是一旦陳宇死了,她也逃脫不了干係!
  「哼,原來是你的人!來人,把林婉兒打入冷宮,終生不得出來!」李正德怒氣衝天,一股威嚴壓得眾人瑟瑟發抖。
  林婉兒心頭一顫,一個勁磕頭。
  陳宇這才明白,什麼叫做伴君如伴虎!
  林婉兒是李正德的寵妃,可是一旦犯錯,就會被打入冷宮。
  難怪古人說,最是無情帝王家,果然一點也不假!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把他拖出去砍了!」李正德喝道。
  「是,皇上。」兩名大內侍衛把陳宇拖出去。
  陳宇萬念俱灰,既然要死,那乾脆豁出去算了!
  「你這皇帝老兒,是非不分,兇殘暴虐,早晚要天打雷劈!」
  「你今天殺我,不出十天,你就會七竅流血而死,等到那個時候,看我在地府怎麼揍你!」
  陳宇歇斯底里吼道。
  在場的宮女太監都驚呆了,他們不敢相信,這小太監居然敢這樣跟皇上說話!
  「放肆!竟敢羞辱皇上!」
  「小小太監,安敢口出大逆不道之言!」
  「誰給你的膽子?!」
  ……
  大內侍衛勃然大怒,他們衝過去,對着陳宇一頓拳打腳踢。
  這些人都是萬里挑一的勇士,拳腳功夫了得,很快就把陳宇打成豬頭。
  陳宇咬牙大罵:「狗皇帝,你中氣不足,嚴重腎虛,頭重腳輕,我看你蹦躂不了幾天了!」
  「混賬東西!把這個狗奴才拖出去,凌遲處死!」李正德怒火衝天,一拳砸在屏風上。
  皇上大怒,在場的宮女太監紛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誰也不敢開口說話,生怕受到牽連。
  大內侍衛把陳宇架起來,正要拖出去凌遲處死。
  就在此時,皇后周燕突然伸手拉住皇上的衣角,開口道:「皇上……手下留情。」
  「皇后,這狗奴才羞辱朕,朕今日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李正德咬牙道。
  「咳咳……這奴才剛才救了臣妾一命,望皇上放他一馬……」皇后周燕艱難開口道。
  「也罷,既然皇后求情,朕就免他死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把他押入天牢!」李正德擺手道。
  陳宇聽了心中詫異不已,皇后為什麼要幫他求情?
  林婉兒也是一臉疑惑,縱然她智謀過人,也猜不出來皇后的用意是什麼。
  「遵命!」
  大內侍衛躬身行禮,氣勢洶洶把陳宇帶走。
  「皇后,你這衣物是怎麼回事?」李正德疑惑道。
  「臣妾感染風寒,方才腦子渾渾噩噩,不小心用剪刀剪破了。」皇后解釋道。
  雖然解釋很牽強,但是李正德也說不上哪裡不對勁。
  他現在腦子裡想的是剛才陳宇說的話,陳宇說他嚴重腎虛,活不了幾天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正德囑咐皇后保重身體,隨後起駕回宮。
  很快,坤寧宮陷入一片死寂。
  皇后周燕靠在鳳榻上,冷冷盯着林婉兒,虛弱道:「妹妹,你的手段可真高明。」
  「姐姐說笑了,論手段,我怎麼比得上你?」林婉兒似笑非笑。
  「彼此彼此。」周燕冷聲道。
  「不過,妹妹有點不太明白,為什麼姐姐要替我的人求情?」林婉兒忽然問道。
  不光是林婉兒想不明白,在場的宮女太監也是一臉懵逼。
  如果皇后把林婉兒的陰謀說出來,皇帝肯定會把林婉兒,以及她的手下全部拉出去砍了!
  「妹妹,你給我送了一份大禮,我不回報你怎麼行?」周燕淡淡笑道。
  林婉兒猜不透皇后的用意,她冷哼一聲:「既然姐姐沒有大礙,那妹妹告辭了!」
  「小春子,送熹貴妃出去。」周燕擺手吩咐道。
  「是,皇后娘娘。」一名眉清目秀的小太監走進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用你送,我自己走!」林婉兒怒瞪小春子一眼,拂袖而去。
  隨後,林婉兒帶着一眾太監宮女離去。
  她本想用陳宇陷害皇后不忠,不料事情起了變故。
  現在非但沒能整垮皇后,反而把陳宇給弄進天牢了,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林婉兒非常氣憤,走到外面的時候,目光一瞥看見牡丹花開得正艷麗。
  她越想越氣,折斷牡丹花丟在地上,狠狠踩了幾腳,直到牡丹花稀巴爛,她才心滿意足離去。
  林婉兒的舉動,都被建寧公主瞧見了。
  建寧公主擼起衣袖,憤憤不平:「母后,這狐狸精竟敢折斷你最愛的牡丹花,我去找她算賬!」
  這時皇后周燕在小春子的攙扶下快步走來,輕輕拉住建寧公主。
  「建寧,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周燕勸道。
  「母后,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放過她,你是六宮之首,難道還怕她不成?」建寧公主不服氣道。
  「建寧,你還小,大人的世界你不懂。」周燕輕輕一嘆。
  她雖然貴為皇后,可有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尤其是在這波雲詭異,步步驚心的後宮,稍有不慎,就會落一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她必須步步為營,才能確保贏得最後的勝利。
  「小春子,你去安排一下,本宮今晚要去天牢見一個人。」周燕擺手道。
  「娘娘要見誰?」小春子詫異不已。
  「見小宇子。」周燕道。
  「母后,你去見那個小太監做什麼?」建寧公主瞪大眼睛。
  「本宮要跟他做一樁交易。」周燕微微一笑,美眸中流露出一抹狡詐。